首页  »  家庭乱伦  »  [传承](第二章)作者:caty1129
[传承](第二章)作者:caty112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800
 
  厅上,面临变态选择的我,脸色稍显犹豫,自已有这种表现,其实不因自身 的原因,所想是既然是戴绿帽,就必须牵涉到我喜欢的小女友身上,心里担心她 能否接受,我做出的这种选择,这种关系到伴侣的事,让此刻的我终究还是迟迟 不能做出决定。
 
  「我想……」
 
  「这想法不错,比他俩都贱!」
 
  五分钟后,我终于说出了自已内心的变态想法,说时我内心、身体的异样兴 奋感,很快就盖过了将来要对女友坦白时的担忧情绪,等到自已说完,得到李叔 的言语,以及家人的目光支持时,我的内心已经坚定了自已的想法,同时也又一 次肯定了自已,就是个下贱和变态的男人,估计没人天生就有绿帽、受虐……变 态性癖,而自已能成为这样,说来也并不出奇,其大部份原因就来自我的家族。 
  我懂事起,那时说是父亲忙着生意,每月只有十来天,收工后能返家呆着, 他的不着家,造成了母亲变为了家里的话事人,地位显得最高,我、姐姐,自已 甚至觉得,就连父亲,在这家中也几乎都听母亲的。
 
  六岁时,原本经常来家串门的叔叔,阿姨,父母口中所说的世交好友,再没 来过家里,也就从这时开始,母亲针对儿时调皮捣蛋的我,定下了那时不觉,到 大时察觉不妥的惩罚,也是那时起,父亲一月返家的天数,进一步减少,母亲则 很少出门,并雇了些小时佣工,负责白天家里的所有家务,傍晚收工。
 
  「……啪……啪……」
 
  六岁起就是如此,每当我犯错,妈妈总是白天不究,到了夜里她会在厅里, 坐在沙发上,让知错的我脱去裤子,赤裸下体,趴在她的两腿上,最先用的是手 掌,之后竹篾、藤条之类,到了我这十岁那年,已换成了奇怪的皮鞭,这般抽打 我的臀部。
 
  妈妈每次惩罚我时,都会拉来姐姐,让她观看,最初受罚后自已的感觉,是 疼痛夹杂羞愧,两年多后自已心理、身体却有了些异样的感觉,如今,我不单忽 略了抽打,带来的臀肉痛楚,那种异样感觉,也到了爆发的边缘,刺激得小小年 纪的我,竟有了生理反应,尿尿那物竟硬立了起来。
 
  「妈,我再也不敢了!」
 
  感觉就要尿了,在自尊心的驱使下,不想丢人的自已,在憋着许久,感觉就 要忍不住时,才用异常的语气,颤抖的声音,向母亲讨饶了起来。
 
  「知道错了!」
 
  「妈,我再也不敢了!」
 
  「是吗?算了,今天就饶过你,再有下次……还不下去」
 
  我讨饶后,同妈妈说话时,扭头对话的自已,眼见妈妈的神情,说话的语气, 都显得有些异样,到我下地时,她的目光更显异常,竟移向了我尿尿的地方,看 了许久时间,才十岁的自已,对男女事一窍不通,所以对妈妈,乃至自已转身时, 姐姐的异样目光,都不当回事,只觉急尿的我,飞快跑去了卫生间.
 
  那夜后,屡教不改的自已,没几天又犯错了,课堂上不专心听讲,被老师点 明的自已,又一次没忍住跟老师争论了起来,这又惹来了老师电话告状,随即当 天夜里,我又一次领到了惩罚.
 
  「妈,我憋不住,要尿了!」
 
  「尿吧!贱货……」
 
  拉尿物硬立,这次求饶未起作用后,已忍不住尿意的自已,听到妈妈的回答 和辱骂,在妈妈又一阵挥鞭急抽臀部,并感到自已便便地方一痛,有异物探入时, 异样感爆发,忍不住的自已当场尿了出来。
 
  「惩罚结束,滚下去,回房洗澡」
 
  有别尿尿的舒爽感觉,在这泡尿拉完,异样感未去之时,妈妈就已凶巴巴的 赶走了自已,当我扭身上楼间,妈妈已开口对姐姐说了:「莹莹,轮到你了」 
  后,就见姐姐听话的朝妈妈走近「哈哈,乖姐姐这是,也犯错了!」
 
  与自已不同,姐姐从小就很乖巧,没想到也有犯错的时候啊!「还不滚回房 去?」
 
  心喜的自已,想看看妈妈如何惩罚姐姐,自然把脚步放慢,没想到妈妈却马 上发觉了,又一次对我怒骂道,我听后心里虽有些不满,可走路的速度却快了许 多。
 
  「哼!哼!臭姐姐,让你经常笑话我,这下也倒霉了吧!」
 
  我和姐姐两人性格不同,经常吵闹,但实质感情极深,并不存在太大的矛盾, 眼下只是屁孩的心理,自已时常犯错,被父母骂,而姐姐却相反,经常因为乖巧 被父母夸,这下她也犯错,像是要被惩罚,我当然不免偷偷幸灾乐祸一场。 
  十一岁时,「小侦探真是聪明,这犯人藏在这么秘密的地方,都能被他找到!」 
  「有什么了不起的,换了是你弟我……」
 
  「吹牛,我们家就有个秘密地方,你不就……」
 
  「我们家,什么秘密地方?」
 
  「你哪是说我们家,你听错了?」
 
  「刚才你明明……」
 
  「是吗?那就当我说错了!」
 
  「哦……」
 
  姐这是说漏嘴了,还是真说错了,我和姐姐边看着她房间电脑上,正播放的 动画片「XXX侦探」,已把这事记在了心里。
 
  时值暑假期间,十多天里,妈妈天天中午出门,傍晚才归,爸爸还是很少回 家,这正好给了我机会,第二天下午,我就开始满屋子溜达,寻找姐姐说漏的秘 密地方,自家算是大的,两层楼,上层八个房间,都自带卫生间、阳台,下层庭 院、大厅、书房、厨卫、书房、衣帽间……想找对地方,可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 
  平时对好些事,都不上心的自已,像对探究秘密这事犯倔了,一连三天,虽 一无所获,竟坚持了下来,这天下午,已寻了两个多小时的自已,又一次溜到父 亲书房,显得有些丧气时,突然看到这房里,中心位上那张地毯,像是被人动过, 地毯倒置,还折起了一角时「找到了!秘密一定在这里!」
 
  有所发现,内心狂喜的自已,也不去想有这种可能,佣人打扫时,动了这张 地毯,只是一味的喜悦着,跑了过去,一把掀开了地毯,看后自已更是欣喜若狂, 不禁手舞足蹈起来。
 
  「找着了,有灯,家里居然还有个地下室!」
 
  书房中,我已掀开了地毯,提起不太重的遮挡板望去,内里是个向下的梯子, 我手顶挡板,顺着梯子爬着,半身入内后,才轻放挡板盖上后,这才快速向下爬 去,转眼自已就脚踏实地,站在了亮着灯的地下室上。
 
  「这些是什么?用来干什么的?为什么放在这?」
 
  各种奇奇怪怪的衣裤,奇奇怪怪的工具,这地下室里就像是个阵列馆,摆放 着我看不明白的东西和衣物。
 
  「这里好大的空间,不输上面一层,咦……那时还有个房间」
 
  我打理摆放奇怪之物时,缓慢的溜达着,突然发现右墙最里边位置上,像是 有个房门,本就好奇的我,自然向着那门前行,欲一探究竟。
 
  「这个房间好小!」
 
  那房门内,空间极小,只摆一床、一椅、一矮柜、床头墙上一张父母的婚照, 对墙挂着一电视外,再无其它「父母房中从没有挂过婚照,原来是放到这了,可 是,婚照为什么要挂在这?又是谁住在这间房呢?」
 
  我一肚子的疑问。
 
  「好沉……是个箱子!」
 
  屋这么小,自觉一览无遗的我,离去走至门外,回身欲原路返回时,自已的 余光打量到那屋床下,像是有个物体,于是又一次走入房中,来到床边,弯下腰 把那物体拖了出来。
 
  「箱里有什么呢?」
 
  一个没有上锁的大箱子,我犹豫的片刻,还是把它打开了,箱内分为左右两 格,中间有挡板隔开,左边放着的全是如父母婚照那样,有镜框的照片,而右边 则放着叠放好的本子。
 
  「没一个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的婚照呢?……不认识……不认识……咦! 
  ……这张是……」
 
  我先是一张一张翻看婚照,只第一张照片上的两人,觉得有些眼熟外,其余 照片上的男女,我更是不识了,直到翻看到最后一张有些泛黄的婚照时,看后, 我立时惊叫出声,以上所看到的照片,全都是露出笑容的男女,可这张上面,只 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屁屁吧!「这是奶奶的名字吗?先看看下面一本,是爷爷 的!」
 
  这张照片看后,我的疑问更多,也更是好奇,自然拿起那叠摆放好,最上方 的那册厚本子,翻看了起来,只看了头一页,我就一愣,马上放下这本,取来第 两本翻看了起来。
 
  「难怪觉得这一张照片上的人,似曾相识,原来竟是我的爷爷、奶奶!」 
  深藏的记忆被唤醒,自已很小时,爷爷、奶奶经常来家,喊对方时都是直呼 其名,我一看这两本首页所写的姓名时,这才猜出了身份。
 
  绿帽??活王八???淫妻???奶子:这词我好像明白,穴:不明白,交?: 还是不明白……这么多字,看得我一阵头疼,加上里面有些字,我还不认得,有 些字就算我认得,也不明其意,只看了几分钟后,我就看不下去了,算算时间, 妈妈也快回来,姐姐也该找我了,我赶紧整理整理箱中之物,原路返回了。 
  「去哪了?」
 
  「院子里!」
 
  「脏死了,去洗洗,妈快回来了,看见你这样,还不打死你!」
 
  「哦」
 
  我刚轻手轻脚的走到自屋门外时,对门那屋的门刚巧开了,姐从内里走了出 来,看我一脸惊容,揪起了我的耳朵,同我一问一答了起来。
 
  「绿帽……王八……穴……啊……」
 
  原来是这么个意思,我惊呼一声后,赶忙捂住了自已的嘴巴,有段时间了, 我时常趁姐不在时,溜进她的屋里,从她的电脑上,查找那本爷爷、奶奶笔记中, 我不认识的词语,至于不认识的字,我总会跑去问姐,姐每次回问时,虽然她的 表情有些奇怪,但仍却一一作答。
 
  花了两年时间,我终于断断续续,看全了箱子中十几代祖辈的所有笔记,通 过查询,也大致明白了内容意思后,我的心内就像着了团奇怪的火焰,一直不断 自燃着,越演越烈着。
 
  十三岁,渐高,长须,变壮,下体也有毛了,两年间查了无数两性名词的我, 当然知道自已身体开始发育,已到了青春期,这两年来我看了十几代祖辈的人生、 性事经历后,变得有些早熟的趋势,沉稳了许多,妈妈见我这种表现后,自然很 是高兴时,神情间隐隐又带着丝丝的失落感觉.
 
  「爸妈也如爷爷奶奶,那些祖辈般……」
 
  从小到大,我从没看过父母急过眼,爸虽常忙生意,但我从他们神情,言语 间,能感觉得到,父母的感情,十分的好,真难想像,父母也如十几代祖辈那般, 竟是对绿帽淫妻呀!父母、加上姐姐的表现,却让我越来越相信这事是真的,两 年来,我虽然犯错渐少,到如今每月就那么几回,还是有意为之,母亲对我惩罚 仍在继续实行,这事小时我觉得正常,现在却觉得变态的手段,在两年间越发异 常,让我肯定了心里的想法。
 
  「啪……啪……妈,你好美」
 
  「现在嘴甜也不顶用!选哪根?」
 
  「这根」
 
  「粗的?」
 
  「嗯」
 
  「扑……」
 
  我趴在赤裸上身,只着短裙,下体真空的妈妈腿上,让她用多尾鞭抽打我的 臀部,让她用一根成人大小的假阳具,插入我的屁眼里。
 
  母亲本就很美,头发散乱、双颊潮红、红唇微开、丰乳摇晃,但眼下这般风 韵下的她,在我看来,才是极美,最美的时刻,我的刻意为之,就是为了这时, 每当看到母亲这般的美态,看到笔记所写,淫妻的标志,丰满下垂的奶子,掌心 大有着许多小疙瘩同半指长硬立流白的乌黑奶晕,奶头时,我变态内心的兴奋感 和受虐体质的快感,就急剧上升,直至到达顶峰,污浊物从阳具喷出为止。 
  「还赖着不动!」
 
  「这就起来」
 
  「小莹,到你了」
 
  「嗯」
 
  「清儿,想留可以,老规矩!」
 
  「哦!」
 
  妈递过来个眼罩,我自觉戴上,遮住了双眼,只能站在那听着动静.
 
  「啪……啪……」
 
  「噢……啊……妈重……重点……要来了……来了……」
 
  「尿了」
 
  「嗯」
 
  「你姐也结束了,还不回房去,洗洗睡了」
 
  「妈,我想……」
 
  半个小时后,姐也似到了高潮,妈妈两条腿缝,所坐沙发上,除了我留下的 微量白渍,多了大量不知明的黄色液体,妈看我仍不想走说后,见到我只说两字, 不敢说出心里想法,只用火热目光投向她微开的两腿间时,随即就像明白了我的 想法。
 
  「莹儿十五岁,你十三了,也长大了,有些事我和你爸,也就不想再瞒着你 们了,跟我来!」
 
  妈妈领着我和姐,去到了书房,拉开地毯,掀翻了挡板,走了下去,我和姐 在妈走入后,自然紧随其后。
 
  「这些祖辈的笔记,你俩都看过了!」
 
  「看……看过」
 
  「看了」
 
  那间小屋里,妈妈对我和姐询问道,我俩诚实应答后,妈满意的点了点头说 道:「我和你爸,本不想你俩太早看到这些祖辈的笔记,可是既然你俩都看了, 这些话我就可以提前对你俩说了!」
 
  妈妈说到这,停顿了片刻,看我俩都有想听的意思后,这才继续说道。
 
  「笔记你们也看了,应该是第一代祖先,三世为人时,他俩的基因起了奇怪 的变化,之后他俩意外去世,至此我们刘家每一代所生,头胎必是男性,而后全 是女性,并且男的贱,女的骚,此事绝不可逆,他俩应该能感觉得到,自已很快 就能接受这方面性癖。」
 
  我和姐听后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家族世代都居住此地,祖辈只有第十代同你爸这代,很小时偶然发现下看 了这些笔记,所以这两代人,应该你先祖后,最重口味的,现在到了你这代,我 和你爸本想让你们自然发展,虽说你俩终脱不了,绿帽、骚货的本质,但至少能 迟些时日,让你们正常生活的时间,可是,你姐九岁时,就偶然发现了这里,而 你十一岁时,也发现了这处,之后,你俩就时常前来翻看笔记,是吧!」
 
  「妈,你怎么知道?」
 
  「你爸经常睡在这里,这屋都是我在收拾,还能不发觉房间东西,被人动过!」 
  「是这样呀!我明明每次都收拾得很仔细,一定是弟弟笨手笨脚,才让你发 现的」
 
  「屁,我也很仔细收拾的,是你!」
 
  妈说后,我和姐又开始狗咬狗,互掐了起来。
 
  「你俩别傻了,整个家全装了监控,这事迟早都会知道的」
 
  「监控……在哪里?」
 
  「你们是找不到的,微型嵌入的,全屋无死角!」
 
  「啊!是你和爸装的」
 
  「当然不是!」
 
  「那是谁?」
 
  「以后你们自然知道,这事且不说,我先接着往下说事!」
 
  我和姐仍不死心,边听着边左看右看,想找出房内的探头在哪。
 
  「既然你们知道了,那就借鉴十代祖先和你爸,在你俩满十六岁,算是成人 时,我和你爸的主人就会给出选择,让你们决定」
 
  「什么样的选择?」
 
  「看了那些笔记,这事还问,你的选择,自然是和做个淫浪骚货有关,你弟 的,不用说了吧!」
 
  「哦!」
 
  姐回后脸红透了,再不言语.
 
  「清儿,你刚是想看妈的穴」
 
  「是,想看」
 
  妈听后也不多说,脱了短裙,躺到床上,并且分开了双腿,拉成一字「妈, 你真厉害,腿能……」
 
  「你也要学了,柔软的身体,可是成为骚货的必备条件!」
 
  「嗯……」
 
  「清儿,看了这么多笔记,知道什么是烂货吗?」
 
  「啊……不知」
 
  「你妈就是!」
 
  「哦」
 
  「你俩凑近点看!」
 
  外露的阴蒂,外翻肥厚乌黑的大小肉唇,合不拢潮湿的穴口……「闻闻…… 
  骚吧!」
 
  「嗯」
 
  我和姐同时应道。
 
  「骚就对了,再看看这!」
 
  妈抬起肥臀,让我们看清她臀缝里,那朵菊花,我看去,同是乌黑,同是外 翻,不同的是闻着这处,是淡淡的臭味「看清了吗?」
 
  「嗯」
 
  「莹儿,你将来就是成为像妈这样的烂货,小清呢?你的将来,就是娶个像 妈这样的烂货为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wj522金币 +8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1-20更新.